POWERLIGHT

迪拜

基础研究

当我第一次参观阿拉伯地区一个正在规划的向城市地区的供水项目时 我知道,水的问题不仅仅是水的质量问题,更重要的是关系到当地居民的健康问题。

在那些地下水位深于100米的地方只有用送水车或现代技术装备的输水管道系统来供水。但对那些小型居民区却难以实现。这些水虽说从化学角度是纯净的,但从生物角度来看我认为是不可以用的。

当水的族群只包含3个聚合的分子时,这种水就是从生物角度来说的无用之水。就像那些极度污染了,翻了塘的水,或那种已经不能使细胞壁上发生电磁变化的水。

今天海水淡化设备已经可以提供足够大量的水。但经淡化的海水有着特殊的水族群结构,这种水会导致胰腺受损。

这种水导致的后果是在近东地区有大量的糖尿病患者。尽管很多饮用水都是进口的矿泉水,但如果经常用淡化过的海水洗澡,那么皮肤接触和吸收的水量就足以对产生和分泌胰岛素的胰脏造成伤害。

我们Powerlight将极力致力于提供 一种家用的设备对自来水的族群进行有目的的结构化,使之不会对健康造成危害。

水作为一种生活最基本的需求物质,里面本身应该含有人体需要的各种元素。我们需要对其进行监管和护理。当人们想到地下水里侵入了化学药物时,一定会对饮用水里的那些污染物敬而远之。

水经济在过去,哪怕是在欧洲也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

我们Powerlight将水族群重新结构,使得它能在身体的特殊流程里重建新的次序

    

因为水有一种特殊的漩涡特性,物理界对这种水漩涡很感兴趣,因为漩涡会形成一个封闭的空间,在这个空间里与漩涡周边的水之间的物质交换是不可能的。族群的长度和漩涡状态之间相互影响。当漩涡长度足够时水族群的长度会随漩涡的直径和漩涡的旋转速度而改变

 

如果没有外来的能量对电子进行过渡,水本身是没有能力将分子聚集在一起的。分子的组合物还远不是生命,尽管法国诺贝尔奖获得者莫诺把生命的诞生视为足够的时间与无限的机缘组合的偶然与必然。 

 

水是维持生命的一个很重要的前提。而那些在水里彼此相互依存的其他因素将给出生命发展的方向。我们Powerlight已经开始将水作为一个重要科研项目来实施。为了揭示水的真实面目我们在过去的时间里应用了各种方法。 

 

如果有一个至今鲜为人知的力,并能通过它在一个扭矩里将一个旋转运动送入一个时间空间栅格时,生命也就诞生了。这个作为以太模型的力直到20世纪在物理界曾经是被认可的。